原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不应再对公司承担出资责任

原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不应再对公司承担出资责任

作者:tian    发布时间:2021-05-04    浏览量:

 

案情介绍

 

A公司于2018年6月设立,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股东为孙某、高某,孙某、高某认缴出资额分别为1400元、600万元,出资时间为2020年12月31日,2020年9月,股东高某将股权全部转让给孙某,并约定相关权利义务全部由孙某继受。

 

A公司因资金周转需要于2020年1月至4月期间多次向向王某借款,共计162万元,并由A公司出具借据,约定还款日期为2020年5月31日。上述款项到期后,因A公司未能按期还款,王某于2020年10月起诉到法院要求A公司承担还本付息的责任,孙某、高某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规定,高某认缴出资时间虽约定为2020年12月31日,但于2020年9月份将股权转让给被告孙某,视为出资时间已经届满,而无论是高某还是受让人孙某,均未补足出资,故被告高某应在未出资本息范围之内对原告王某的债权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原告的诉请于法有据,应获支持。

 

高某收到一审败诉判决后,委托江苏天帆律师事务所王晓婷律师提起上诉,王晓婷律师接受委托后,认真分析案件事实及研究法律适用,并经过所里业务会讨论,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明显错误,应予撤销并改判。
 

案件结果

 

二审法院完全采纳上诉理由,撤销一审法院判决,高某对A公司的债务不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律师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另据《公司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我国公司的设立已由传统的注册资本实缴制变更为注册资本认缴制。在注册资本认缴制情形下,股东认缴的数额及缴付时间均对外公示,因此股东依法享有出资的期限利益,非经法定事由,公司或债权人均无权要求股东出资加速到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中“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应是指负有出资义务的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时,仍未出资或未足额出资的情形,即所谓的瑕疵出资,此时,债权人才有权该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我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亦未对认缴制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的行为作出限制性规定,而出资期限未届满明显不同于出资违约,股东在认缴出资期限届满前不负有实缴的义务,其在此期间内转让股权并不构成对出资义务的违反。那么对于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公司的出资责任由谁承担?笔者从法律沿革方面进行简要分析。

 

2015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商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中提及“目前尚无法律、司法解释对股东因出资期限未届满而未缴纳出资就转让股权时由谁承担出资责任进行明确规定。因为此时的未缴纳出资为合法而不是非法,所以不能当然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从该规定中可以得出股东因出资期限未届满而未缴纳出资就转让股权,此时的未缴纳出资为合法而不是非法,不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十八条规定。

 

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第6条“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2)在公司债务产生以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者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即在出资期限未届满的情形下转让股权,除了以上两种加速到期情形外,转让股东不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相关法律规定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条 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第二十八条  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  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九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债权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向该股东提起诉讼,同时请求前述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商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杨临萍2015年12月24日)第三,要遵循《公司法》新精神处理好新类型案件。新《公司法》施行后,会出现一批新类型案件。比如,《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对虚假出资时补缴出资民事责任作出了规定。但目前尚无法律、司法解释对股东因出资期限未届满而未缴纳出资就转让股权时由谁承担出资责任进行明确规定。因为此时的未缴纳出资为合法而不是非法,所以不能当然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

 

4.《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6条  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类案参考

 

1、(2020)最高法民申2285号,摘要“原判决认定聂江斌在出资义务尚未到期的情况下转让股权,不属于出资期限届满而不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不构成前述司法解释规定的“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的情形,并无不当。中格公司主张聂江斌承担中以光通信公司对中格公司债务的补充赔偿责任,依据不足。”

 

2、(2016)最高法民再301号,摘要“故安徽控股在出资义务尚未到期的情况下转让股权,不属于出资期限届满而不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安徽控股不应再对公司承担出资责任。”

 

3、(2018)苏民申4425号,摘要“根据灵渠公司的章程规定,华诚公司出资时间为2018年8月9日前。华诚公司于2015年12月31日向寿仲良转让股权时,缴纳出资的期限尚未届至,至本案二审判决作出时,华诚公司的出资义务亦尚未到期。山煤公司无证据证明华诚公司存在拒绝出资、不能出资等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故华诚公司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华诚公司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山煤公司以华诚公司未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要求其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依据不足。”

 

 
 

 

微信图片_20210504232241.jpg
 

王晓婷律师

 

 

南通大学医事法学本科、医学学士学位;

2015年起从事律师工作;

成功办理大量合同和劳动类诉讼案件;

现任多家政府部门和企业法律顾问;

电话:13585271287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服务热线:0517-83990001(总所)/0527-83180001(沭阳分所)
英文网址:http://www.tianfanlawyers.com
中文网址:天帆律师.中国     

公司地址:(总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深圳路26号淮商大厦15层;
        (沭阳分所)江苏省沭阳县上海南路217号万豪大厦五层

本所坚持合同、公司专业发展方向,实行团队服务。主要担任政府、企业法律顾问,代理公司、合同等商事案件,服务投融资、并购重组、清算重组等领域。设有合同、公司、 劳动、PPP、清算重整等业务部。

Copyright © 沭阳县天帆法律咨询中心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