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为股东对外转让股权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分析(袁晓航)

公司为股东对外转让股权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分析(袁晓航)

作者:tian    发布时间:2020-03-23    浏览量:

 

案情介绍

 

2016年,A公司原股东徐某对外转让自身持有A公司的股权给张某,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便立即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且张某为新的法定代表人。2018年,张某一直未按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支付价款,徐某与A公司签订一份补充协议,约定A公司偿还张某所欠的股权转让款并承担利息。补充协议签订后,A公司也未支付款项,徐某以A公司系债务加入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A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

 

案件分析

 

徐某主张A公司的行为属于债务加入。所谓债务加入,是指原债务人并不脱离债的关系,而由第三人加入到债的关系中来,与原债务人一起承担债务,我国法律对此没有明确规定。那么与债务加入在法律性质上最为接近并且有明确法律规定的应为连带责任保证法律关系,债务加入准用担保规则。

 

我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这里所用“必须”一词表明这属于法律上的强制性规定。但对于合同相对人在接受公司为其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时,是否对担保事宜经过公司股东会决议负有审查义务以及未尽该审查义务是否影响担保合同效力,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未作明确规定。在司法实践中,对于这一强制性规定属于“效力性强制规定”还是属于“管理性强制规定”一直争论不休。

 

最高院民一庭写过《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效力问题》这样一篇文章,刊登在《民事审判指导和参考》上。这篇文章认为:《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为管理性规范更为合适,对公司以未经决议为由主张对外担保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再看最高院民二庭的观点。在2010年,时任最高院民二庭庭长宋晓明在《人民法院报》上刊登了《关于商事审判若干疑难问题的思考》这样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当中认为:只有在关联担保情形下,担保事项是否经过股东(大)会决议才影响对外担保的效力。封闭性公司的关联担保效力是否受到决议影响有待商榷,上市公司违规关联担保涉及公众利益,属于无效。不管是民一庭还是民二庭,上述观点的区别只局限于上市公司这样的特例,原则上都认为公司对外担保不会因《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而直接导致无效。

 

从以往的法院公报案例上看,最高法也是采用这一裁判规则。在(2009)高民终字第1730号民事判决书中,最高法支持了北京市高院的裁判理由:公司违反前述条款规定,与他人订立担保合同的,不能简单认定合同无效。第一,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第二,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第三,该条款非效力性强制规定;第四,依据该条款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的安全。

由此可见最高院以往对于公司对外担保的效力问题是倾向于合同有效,笔者查阅资料和文章过程中,看到的大多数文章观点也都是如此。但是这一观点或者说裁判规则在2019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九民纪要)中却有了大的翻转。

 

在“九民纪要”第17条中,首先对《公司法》第十六条的立法本意作出解释,认为《公司法》第十六条是为防止法定代表人随意代表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给公司造成损失,损害中小股东利益,故而对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权进行限制。其次认为担保行为不是法定代表人所能单独决定的事项,而必须以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公司机关的决议作为授权的基础和来源。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50条关于法定代表人越权代表的规定,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债权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无效。第18条中,对于善意的认定,认为应区分关联担保和非关联担保的情形,但是不管属于何种担保,善意相对人都有举证义务证明自己在签订合同时已经对股东(大)会决议进行了审查。

 

也就是说,法院在处理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代表,对外签订担保合同时,应当首先审查公司有无就该担保事项作出有效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公司机关的决议,其次审查相对人是否属于善意,在对于是否属于善意的认定中,相对人具有证明自己在签订合同时已经对公司决议进行了审查的举证义务。

 

笔者认为,从资产分割理论看,作为公司具有独立法律人格和独立法律主体身份的内在要求,公司的资产只能用于偿还公司的自身债务,而不能用于偿还股东的个人债务。公司以自有资金为股权转让设定担保,极有可能导致公司资金日后用来偿还股东的个人债务,进而稀释公司对于其他债权人的偿债能力以及公司日常经营的资金流水。出于对公司经营安全、其他债权人和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上,严格限制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权并无不当。但是如果公司所担保的款项是用于公司自身的经营建设,例如公司股东对外借款,用于公司的扩大再生产,公司对此进行担保,并不因此而导致其他债权人和中小股东利益受到侵害,在具体案件中应当区分案件具体情况。

 

回到我们今天的案例中,徐某于2016年将股权转让给张某,同时变更股权登记,张某取得股东资格。2018年A公司以债务加入的形式,承诺代张某向徐某偿还股权转让款,应认为属于公司为股东个人债务提供担保,该担保事项必须以A公司的股东会决议作为授权基础和来源,且张某不具有对该事项的表决权。徐某主张该担保事项有效,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订立合同时对A公司的股东会议决议进行了审查,否则法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友情链接:   

服务热线:0517-83990001(总所)/0527-83180001(沭阳分所)
英文网址:http://www.tianfanlawyers.com
中文网址:天帆律师.中国     

公司地址:(总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深圳路26号淮商大厦15层;
        (沭阳分所)江苏省沭阳县上海南路217号万豪大厦五层

本所坚持合同、公司专业发展方向,实行团队服务。主要担任政府、企业法律顾问,代理公司、合同等商事案件,服务投融资、并购重组、清算重组等领域。设有合同、公司、 劳动、PPP、清算重整等业务部。

Copyright © 沭阳县天帆法律咨询中心 技术支持